邵族

邵族的族名Thao,源自日本殖民統治時期,日本學者引用邵語稱呼「人」的「Thao」做為邵族的族名。相傳,邵族祖先原居於嘉南平原一帶,因狩獵過程中進入中央山脈,獵人無意間發現罕見的白鹿,經過數天的追逐而到達現今的Puzi(土亭仔),白鹿即躍入日月潭,邵族祖先因此停留,發現了此地魚類豐富,土地肥沃,是個適合耕作和獵漁的新天地,所以帶來族人在這裡定居下來。日月潭地區的邵族人,以Lalu(舊稱光華島、珠仔嶼)為最高祖靈地,清領時代日月潭周邊地區都稱為「水沙連」,有頭社、水社、猫蘭社、審鹿社、埔社、眉社等社群,合稱為「水沙連六社」。

邵族的傳統祭祀體系主要分為農曆3 月的播種祭、農曆7 月的狩獵祭及農曆8 月的祖靈祭等重要祭儀。農耕祭儀反應出早期農業生活的節令和族人之生活型態;狩獵祭時,族人會以白鰻造型的麻糬做為祭品,體現出重視狩獵、漁獵的生活文化;一年之中又以農曆8 月份的祖靈祭最為熱鬧莊嚴。

服飾文化:

邵族男女傳統服飾。(女子手持木杵) 邵族在清領時代時,就以織縫「達戈紋」花布聞名而被記載於清代《皇清職貢圖》中。達戈紋是麻線加上狗毛織成的布匹,之後受到貿易交換的影響,轉為採用棉布等容易取得的布料。邵族男性傳統服裝衣材由皮革、麻布、樹皮等製成,男性服裝有皮帽、頭飾、胸掛、無袖上衣、腰裙、長套褲、皮革鞋等。女性服裝以麻布、棉布為原料,女子服裝包含頭巾、有袖上衣、胸衣、腰裙、腰帶、膝布及花草製作的頭冠。邵族服裝顏色以深、淺褐色、藍色、灰色與黑色為多,圖案表現上多為幾何形花紋。

工藝文化:

造船早期邵族人會以整棵樹幹刳空來製成獨木舟,主要作為部落對外之交通工具,公眾性獨木舟服務部落族人,最多能承載5 ∼ 6 人,而供家戶使用或捕魚家戶個人使用的獨木舟則較小,僅容納1 ∼ 2 人。中華民國政府主政之後,禁止族人上山砍伐樹木,傳統獨木舟刳挖樹幹製作的技術逐漸少見、失傳,取而代之的是以木併版製成之獨木舟。

男性服飾:

以白色為底,外加使用深、淺褐色、藍、灰及黑色添加圖文,另外並配戴上以鹿或兔皮鞣製而成的軟皮帽當做頭飾。傳統的男性服飾中,其胸前一塊幾何圖形下襯白麻布,也是邵族傳統編織藝術的代表。

女性服飾:

主要包含頭巾、有袖上衣、胸兜、腰裙、腰帶、膝褲及花草編成的頭冠,頭巾,過去是用黑棉布,現在則用紅布條或黑布條為底來做成額飾,上面縫上亮片和珍珠,在耳鬢還掛著小珠子流蘇,綁帶則繫在後腦。

地理位置:

日治時期間,邵族人主要分佈於日月潭 畔的頭社村及tarinkuan(俗稱外石印)二個聚落。
部份原本居住於tarinkuan聚落的邵族人因日本政府在日月潭 興建水力發電工程,而將其集體遷村於現居地Barawbaw(日月村、德化社)聚落。
隨後,居住在頭社村的邵族人因為了種植日治時期的高經濟作物香蕉而放棄原居地及原本的稻米耕作,卲族曾經是水沙連地區最有勢力的族群。水社(水沙連)是日治時期的主要聚落之一。現在則以伊達邵(Barawbaw,日月村,舊稱德化社)為中心。另一主要的聚落為位於水里鄉頂崁村雨社山聚落。少部分居住於水里民和村益則坑(Aksa)一帶,其餘族人散居於各地。

祖靈信仰與公媽:

祖靈籃(公媽籃)內裝有祖先遺留之衣物與飾品邵族宗教以「祖靈」信仰為核心,包括最高祖靈與氏族祖靈;最高祖靈住在拉魯島(Lalu)上的茄苳樹,是一位男性的神,氏族祖靈則是每一個氏族的始祖。都必需請女祭師到家中祭拜祖靈籃,向祖靈稟報,並祈禱好運勢的到來。

祭司(先生媽:

負責祭拜ulalaluan(祖靈籃;公媽籃)的女性專業祭師,被稱為「shinshii(先生媽)」;先生媽的職責是做為族人與祖靈之間的重要媒介,並且負責服侍最高祖靈和氏族祖靈,目前伊達邵部落有五位女祭司,其工作為終身職,非常辛苦。這個終身為族人奉獻的工作,必需符合 (1) 結婚生子、(2) 擔任過祖靈祭之主祭者、(3) 丈夫健在並有子嗣等條件,才能發願、通過拉魯島最高祖靈認可儀式,成為女祭司。

氏族祖靈祭

每年農曆6月25 日,氏族頭人的後裔要各自到氏族祖靈地去祭拜祖靈,目前袁姓、石姓等氏族頭人仍按照傳統方式,每年乘船至舊部落處祭拜祖靈。

狩獵祭、拜鰻:

每年7 月1 日邵族人會進行狩獵祭,目的在於向祖靈祈求獵物豐收順利。

7 月3 日舉行拜鰻祭,每戶族人必須準備糯米糕製成之鰻形麻糬作為祭品,突顯出漁獵在邵族生活文化的重要性,且因日月潭的白鰻魚生命力非常強韌,亦藉此請求祖靈庇佑族人的生命力如同鰻魚一般堅韌。

祖靈:

農曆8 月1 日開始,即是邵族人的祖靈祭(過年)。祭典按照儀式的時段,可分為舂石音、除穢祭、陷獵儀式、蓋祖靈屋、牽田儀式等五個重要階段。

舂石音:

農曆7 月最後一天的晚上,婦女會到袁氏頭人家敲打杵音、敲擊竹筒,通知在遠方工作與山中狩獵的男子回家團圓。 婦女敲打杵音,通知男子回家團圓男性族人至毛氏祭司家參與除穢儀式 

除穢祭:

男性族人全體集合至毛氏祭司家屋前參與除穢儀式,同時長老們商討今年度祖靈祭事宜;女性禁止參加。女祭司於陳氏長老家屋前舉行祭拜祖靈籃儀式,集體祭拜完畢,再到各家戶單獨祭拜祖靈籃儀式。晚間,全體族人至毛氏祭司、袁氏頭人、石氏頭人家屋飲酒。

陷獵儀式:

長老帶領青少年至部落後山教導各種獵物陷阱製作。女祭司於陳氏長老家屋前,以shupak(甜酒糟)祭拜祖靈。此日,是祖靈祭主祭是否產生之關鍵。祭拜祖靈儀式完畢,由高氏長老家屋開始飲酒、然後再輪流至其他每戶族人,同時也感謝女祭司整年度之辛勞。

蓋祖靈屋:

如有主祭產生,表示該年為大過年,族人們會在陳氏長老或高氏長老家屋前(長老會議決定位置)共同搭建祖靈屋,並由女祭司祈福祭儀。

牽田儀式:

祖靈屋搭建後,每晚族人會輪流於高氏長老、陳氏長老家屋前聚集,由長老領唱與教導年輕族人祖靈祭歌謠和舞蹈。祖靈祭歌謠具有神聖性,平日禁止隨意吟唱。